<form id="thdtl"></form>
      <em id="thdtl"><form id="thdtl"><th id="thdtl"></th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hdtl"><form id="thdtl"><listing id="thdtl"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thdtl"><address id="thdtl"></add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新零售還能這樣玩————直擊美業“新未來”

               2019-03-14


              都說富養的女兒柔軟又隨心,但見過于欣彤,也許你就不會這么認為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于欣彤是誰?天津榮生堂集團接班人,帶領家族企業不斷開拓市場,創造高額回款業績;輕時代創始人,致力于幫助行業轉型升級,短時間吸引大量合伙人簽約加盟;行業使命擔當者,把員工夢想、企業價值視為己任……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果斷、堅毅、執著,又帶著一股“只要我想,就能做到”的倔勁。她也在以勢不可擋的架勢,開辟著“新力量、新趨勢、新零售、新美業”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天賦異稟:在大學開啟的“下海”之路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天津榮生堂,一家35年專注于減肥瘦身的老字號企業,是于欣彤的母親從少女時代起便咬著牙打拼下來的“江山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我的努力是為了改變你的命運。”小時候,母親不經意的一句話,卻讓她銘記心底,也成為了日后拼搏向上的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母親的言傳身教,讓她雖出身富足,卻沒養成富家子弟的嬌慣。打小她就非常獨立懂事,也很有自己的想法,尤其在經商上的天賦,更是在讀大學之時就早早突顯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榮生堂團隊照

              2006年,在互聯網銷售還沒興起之時,于欣彤便先人一步洞察到了商機。那時她還在上大學,除了學習之外的業余時間,便與身邊的舍友一起開始了“下海”初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她在線上做自家產品的銷售;線下以宿舍為單位,雇人外出做宣傳,這次的小試牛刀,成果頗豐,“日進斗金”的她不僅帶領舍友們邁入“小康生活”,更是在大學便實現了經濟獨立。這也更加堅定了她未來要干出一番事業的想法,但母親卻十分不認同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做父母的大多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參與到自個兒的行業中,因為他們深知一路走過來所受的罪,也實在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經歷一次。在于欣彤的母親看來,朝九晚五、小富即安、安穩平淡才是女兒最好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于欣彤父母合影

              畢業實習階段,母親將她安排在一家工程設計院實習。雖然萬般不愿,但她還是選擇服從,在設計院里,于欣彤每次都努力把工作做到最好,也得到了院長的喜愛與認可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如今回憶起那段日子,于欣彤用了“乏味、沒有挑戰、不是我想要的”來形容,她非常慶幸自己最終還是“逃”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一個學工程管理的人去美業發展,也太奇葩了吧。”對于身邊人的評價,她不過一笑了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自己的決定自己負責就好,我不在意別人說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想攜手美業,走入它的“成人禮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09年,于欣彤畢業后回到了榮生堂,恰逢企業市場部剛成立,她便接手這個新部門,負責管理市場運營。無休止的下店、整夜無眠的培訓,她都一一經歷過,憑著這種“自虐式”的工作強度,她也創造了高回款額、年業績持續遞增的傲人成績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直至后來,伴隨著微商等新興市場的興起,傳統美業受到了巨大沖擊。于欣彤坦言,那段時間她也經營得非常痛苦,作為廠家的她,也不得不從管理者的位置走下來,深入市場一線,這一段時間下店的經歷,也讓她看到了美容院老板娘“風光背后的辛苦和無奈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美容院現在是產品消耗慢,純利潤低,但房租和人員成本卻在不斷上升,企業的利潤空間特別小,這樣發展下去,面臨的可能是全軍覆沒的結果。”看著起早貪黑卻創造不出多少產能的店家,于欣彤萌生了幫助企業轉型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創立輕時代

              2017年,她首次試水微商品牌,竟收獲了意想不到的結果,僅僅半年時間,平臺吸引了600~700家微商合作,這讓她正視了互聯網時代流量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傳統美業這么多年來一直在做存量,導致和時代脫節,互聯網時代需要的是流量思維,而想要扭轉局勢,就要順勢而為。”在于欣彤看來,每一位美業從業者都肩負著行業使命,特別是在美業的寒冬期,它除了是危機,更是轉機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有一個平臺可以幫助行業轉型,那就沒有理由不去嘗試”,創立“輕時代”的想法也在那個時候產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輕時代開創傳統美業新時代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在于欣彤的人生中,重大的決定好像都伴隨著激烈的反對聲,這次也不例外。父親更是把她的這次決定,定義為“傳銷”,并揚言如果她堅持做,就斷絕父女關系;身邊的朋友也以“不靠譜、不落地”勸她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現在的道路你知道是錯的,為什么還要堅持?我們要做的是走一條新的道路。”最終,她選擇了堅持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18年11月,定位“輕塑美、輕食美、輕醫美”的輕時代正式面市。輕塑美以減肥端口深耕細分領域;輕食美通過實體店體驗實現客戶裂變;輕醫美則以醫美做未來收口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它與傳統門店最大的區別就是,能夠把互聯網和美業的流量、存量完美結合,它充分利用了互聯網,通過網紅資源塑造品牌價值,進行引流。

              于欣彤也再一次證明了自己的選擇。截止至2019年初,先后牽手威莎世紀和哈爾濱女王,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攜手700多家單店合作,讓大家看到了這匹美業“黑馬”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只有真正把門店的客人引入進來,再把專業落地,才能幫助現在的美業門店解決她們的痛苦,并且協助她們進行未來的戰略布局。”因此,對2019年發展重點,于欣彤坦言要重金投入抖音等新興的互聯網傳媒領域,來進行更多的流量引入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10號,在為期三天的廣州美博會上,輕時代也將驚喜亮相琶洲,讓更多人領略美業新玩法的魅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美二代要擔起企業責任和行業使命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為什么中國美容行業沒有出現百億級的企業?我認為,百億級企業并不只是看數值的大小,更多的是看它能不能帶動行業完成轉型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于欣彤說自己在外出學習的時候,總是面對著別人“美業是什么”的疑問,讓她深感自己肩上的責任之重大。

              “構建良好的行業聲譽,是新一代美業人需要扛起的責任,所以在今年,輕時代也做了企業文化的重新調整,我們把‘撐起行業脊梁、發揚中華榮光’定為企業使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按照于欣彤的設想,輕時代的定位并不是完全意義上的美業店,未來她希望融合更多的元素,幫助更多的人實現夢想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“我在講課的時候發現很多從業者都想開一家屬于自己的店,而我也愿意幫助她們,這樣一來,很多的使用者就會變成宣傳者,并且未來顧客也可能擁有她們的門店,那么我們就可以從不同的領域進行資源整合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青年者,國之魂也!青年興則國家興,青年強則國家強。于美業,更是如此,隨著一批又一批像于欣彤這樣有想法、有創造力的美二代的加入,未來行業一定會煥發出強盛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快乐飞艇注册网址